看见王莽做了居摄皇帝

千赢官网,为了讨取元后的欢心,王莽想方设法使元后猎取「爱民」和「节俭」的美名。他先让元后下一个「衣缯衣,颇损膳,以视天下」的诏令,紧接着他又第一个带头响应,献钱献田。为了安抚和团结旧臣,他还宣布增加官吏俸禄,二千石以上大官年老退休后,终身发给原俸禄的三分之一。妇女判刑后,可以每月交三百钱代替服刑。大封刘姓诸王和周勃、樊哙、霍光等前代功臣的子孙百多人。当王莽把「福风惠雨」洒向社会各阶层时,他希望得到的是在万民欢腾中迈上皇帝的宝座。王莽不断地通过种种手段扩大和巩固自己的权力,他的一切活动都离不开这一中心目的。王莽是在王氏外戚集团专权的氛围中成长起来的,他最清楚自己的权力与他作为皇后的姑母王政君的关系。而在哀帝当朝时他从大司马位子上被赶下台的挫折,也使他更进一步认识到外戚的重要,因此,对于
选皇后事,他必须全力干预。公元2年,王莽决定让自己十四岁的女儿做十一岁的
的皇后,以进一步巩固自己的禄位和权力。为此,他向自己的姑母元后上了一篇堂而皇之的奏章,说是以前国家的灾难大都是因为皇帝没有继嗣,而配娶的皇后都没有为天下母的威仪和品德。现在应依五经经义定出选取皇后的标记和礼仪,在圣帝、名王、周公、孔子、列侯等在长安的后代中,选取符合条件的淑女做皇后。元后王政君首肯,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选后活动就在京都开始了。当宫廷大臣把准备选作皇后的众女名册送王莽审查时,他看到王氏宗族的许多女子都列名于上,很怕她们与自己的女儿竞争。于是,他立即上言元后,说王氏女「身亡德,子材下,不宜与众女并采」。元后没有窥透王莽的真实用意,还以为他谋国至诚,就下了一道「王氏女,朕之外家,其勿采」的诏令。王莽不便明言反对,就唆使其爪牙向元后上书。于是儒生吏民守候在宫门外上书的每天有千余人,公卿大臣也纷纷到朝堂上表态,一致坚决要求选王莽的女儿为皇后。他们众口一词:「明诏圣德巍巍如彼,安汉公盛德堂堂若此。今当立后,独奈何废公女?天下安所归命?愿得公女为天下母。」结果当然是王莽的女儿入选皇后。且说王莽作了当今皇帝的岳父,权势更大,献媚邀宠的人更加络绎不绝,许多大臣建议加封王莽的田地。为了表示谦让,王莽却拒不收受。按规定,皇后的聘礼应当是黄金二万斤,王莽只受四千斤并以其中的三千三百斤分给十一家妃嫔。当王莽拒绝接受赏田时,先后有吏民四十八万七千五百七十二人上书,以及王侯宗室多人面见口头申请,都说应当重赏王莽。有一位大臣还上书称:黎民百姓听说王莽不受大国的封地,辞退万金的巨款,散财施予成千上万,莫不感化,蜀郡男子路建等就自觉惭愧而撤销了争夺财产的诉讼,并说这完全可以媲美古代周文王平息虞、芮两国争讼的佳话,应当通告天下。王莽的女儿作了平帝
的妻子,当了皇后,王莽也受封于「宰衡」的称号,地位在王以上,并赏以「九锡」,即特制的衣帽、车马、旌旗、弓矢、用具等以象征其超越百官的突出地位。接下来便有人建议,从前周成王年少称「孺子」,周公居摄;现在皇帝也很年轻,应当让安汉公行天子事,如同周公那样。王莽的权势越来越膨胀,野心也愈来愈大,生怕别人侵犯他的权力,为了吸取哀帝时丁、傅外戚掌权的教训,他勒令平帝的母亲卫姬、帝舅卫宝、卫玄留在原中山封地,不准到京。为此,他上书元后说:「前哀帝立,背恩义,自贵外家丁、傅,扰乱国家,几危社稷。今帝以幼年复奉大宗,为成帝后,宜明一统之义,以戒前事,为后代法。」王莽对平帝的亲属如此冷酷绝情,不仅遭到一些臣僚暗中反对,就连他的儿子王宇也认为这种做法是不妥当的。因怕平帝长大后怨恨王莽,危及王氏宗族,于是王宇派人偷偷送信给平帝的舅舅卫宝,示意让平帝母亲向元侯上书求入京师。王莽知道后当然不会答应她的要求。王宇见此法不通,便与他的老师吴章、妻兄吕宽密谋新途。吴章认为,王莽固执己见,从来不肯听逆耳之言,直接提出让卫姬入京他不会答应。但王莽迷信鬼神,可以造出变异使他惊惧,然后由吴章出面以推演灾异的名义委婉地劝说他容许平帝母亲及外戚入京。最后决定让吕宽在夜间把猪血洒在王莽的宅第的大门上。谁知吕宽办事不密,被守门者发觉。王莽知悉全部情况后,暴跳如雷。他毅然将吕宽、自己的儿子王宇及其妻和平帝外戚卫氏一并诛杀。接着穷追吕宽之案,从中央到地方,凡王莽认为异己者,一律指为吕宽党羽逮捕治罪。连元帝的妹妹敬武公主、梁王刘立、红阳侯王立以及平阿侯王仁,也都胁迫自杀。牵连被处死者达数百人。全国为之震惊。正当王莽向皇帝的宝座进一步逼近的时候,他的女婿,十四岁的皇帝
生了病。王莽看着病中的平帝,回想起他诛杀平帝外戚那些血淋淋的往事,蓦然感到,平帝随着年龄的增长,对自己的威胁也越来越大,当他知道自己的亲族都是死于王莽之手时,难保他不会起来复仇、用王莽的鲜血来雪恨!现在为了夺取帝位,王莽认为已经无法顾及被自己拥为皇后的女儿,而决定要对平帝下毒手了。为了做得不露形迹,王莽一面对病中的平帝故作慇勤,装出痛心疾首的样子,一面于十二月八日这一天,以进椒酒为名,置毒于酒中。这位年仅十四岁的小皇帝,在喝了他岳父送来的寿酒后便呜呼哀哉了。真是悲哉,痛哉!且说王莽毒死平帝之后,为了不露马脚,钳朝野之口,还假惺惺地捶胸顿足,呼天嚎地对着女儿和群臣大哭。两年前,王莽为了把自己的女儿立为皇后,搞了多少阴谋诡计!目的是为了巩固既得的权势;二年后,他又阴毒地杀死无辜的小皇帝刘衎,让十六岁的女儿守寡。用封建道德装饰起来的人伦关系上的温情面纱,在卑劣的权欲心支配下,已被王莽撕得粉碎!王莽毒杀平帝以后,决定先立一个名义上的小皇帝作为自己登位的过渡。所以,他对新皇帝的选择就经过深思熟虑。平帝死后,元帝以下都已绝嗣。宣帝曾孙中有五个王、四十八个侯。依兄终弟及的古例,是可以从中选取皇位继承人的。但王莽看到这五十三个人年龄都较大,怕立为新君后不易驾驭,就以「兄弟不得相为后」为借口摈而不用,而在宣帝玄孙中选了一个年纪只有两岁的广戚侯孺子刘婴为帝位继承人。由王莽摄政,并逼元后王政君向全国下达:「令安汉公居摄践祚,如周公故事」。从而把王莽居摄说成既是现实需要,又有古例可援,有根有据,似乎天理昭然。公元6年正月,王莽完全以皇帝的气派举行了祀天、迎春和大射的典礼。三月,立孺子婴为太子,王莽就开始做起摄皇帝来了。然而,走向极峰的王莽却低估了他面临的危险。就在他居摄元年的四月,汉宗室安众侯刘崇与侯相张绍首先在南阳起兵讨伐王莽,猛攻宛城。但因起事仓促,又缺乏群众基础,很快被王莽的官军扑灭。事后,王莽的党徒立即制造了这样一个舆论:刘崇等人所以敢于起兵反抗,就因为王莽的位太卑、权太小了。为了能够镇住全国,制服那些反叛者,必须使王莽的位更尊、权更大。刘崇起事后一个月,即公元6年五月,元后下诏,让王莽在朝见元后时称「假皇帝」。十二月,王莽的党徒们再次挟持元后下诏,增加王莽的官属和警卫人员,改王莽居住的地方为「摄省」,府为「摄殿」,第为「摄宫」。王莽由「摄皇帝」进到「假皇帝」,更激起汉宗室王侯的反对。公元7年九月,东郡太守翟义立严乡侯刘信为天子,起兵讨伐王莽。他发布檄文,历数王莽的罪行,揭露他「毒杀平帝,摄天子位,欲绝汉室」的阴谋,并号召各地起兵「共行天罚诛莽」。这次武装起事来势迅猛,很快就发展到十几万人,把王莽吓得食不下咽,寝不安枕,昼夜抱着四岁的孺子婴祷告郊庙,祈求神灵保佑。为了表示他对汉王朝的忠诚,他又模仿周公的《大诰》发表宣言,申明暂时摄位,等子婴长大成人后即将交还政权的本心,派官员到各地宣讲。同时调动大军进攻,京城宫殿也派大员领兵昼夜巡行。经过多次鏖战,从公元6年十二月到8年的一月,翟义等人的起事相继被镇压下去。当时的司威陈崇以监军使者的名义向王莽上书报捷,吹捧他是配天受命的英王,一纸诏书就打垮了翟义的十万之众,仿佛他真有旋干转坤的神力,天下真的就从此太平无事了。王莽的党徒也像他的主子一样昏昏然起来,促劝他尽早登极,代汉立新。正在这时,有一个在长安求学的梓潼人哀章,看见王莽做了居摄皇帝,并且把符瑞奉若神明,就决定来一次大的政治冒险。公元8年冬天,哀章穿上黄衣,捧著一个铜匣来到刘邦的神庙,铜匣中装着两卷图书,一卷标题为「天帝行玺金柜图」,一卷标题是「赤帝行玺邦传予皇帝莽金策书」。内容是刘邦传位给王莽为真天子,王太后应当照天命行事,还附有王莽的八位大臣和王兴、王盛以及哀章的姓名和官爵,这十一人就算是天赐王莽的辅佐。管理神庙的官员报告上来,王莽便亲到神庙拜领这称为「金柜」的铜匣,宣布遵照天意接受赤帝刘邦的禅让,即真天子位。王莽在仓促之中下了代汉立新的诏书,就粉墨登场了。公元9年元旦,王莽举行了隆重的登基典礼。他首先率领群臣朝拜元后,奉上「新室文母太皇太后」的玺绶,去掉了汉朝的封号。之后,王莽便立妻子为皇后,封儿子王临为太子,王安为新嘉辟,封他的孙子,即王宇的六个儿子皆为公。同时,又下诏策命孺子婴为「定安公」。策文中规定以平原、安德、漯阴、鬲、重丘等地,人万户,地百里,作为定安公国,在那里立刘氏的宗庙,以他守寡的女儿孝平皇后为定安太后,来抚育这个被割去帝号的孩子。当时年仅五岁的孺子刘婴,当然无法理解这个戏剧性的场面,但在刘汉宗室贵族的眼里,他毕竟是汉王朝的象征。因此,王莽决不允许他在正常的条件下健康成长。王莽敕令孺子婴的乳母不得与他讲话,让他在四面围墙的深宅中像被关在笼子里的小兽一样生活,及至长大以后,使他五谷不辨、牛羊不分,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废物。在行登基大典之前,王莽对他那位八十岁的姑母、太皇太后还不放过,他想到元后还把持着那块古代传下来的汉传国玺,心里很不痛快。这块玺乃是秦朝遗物,由秦子婴献于汉高祖,汉高祖留与子孙。在王莽看来,这个宝物留在元后手里,那究竟是美中不足。因此,他先是用讽喻的办法想使元后交出玉玺,结果没有达到目的。于是便令王舜去强行索取。元后见到王舜,于是大骂说:「你们父子宗族,全仗着汉家天子的力量,才有世代的荣华富贵。今天,你们不但不报答恩义,反而在乘汉家以孤寡相托时夺取人家的天下,一丝一毫的廉耻都不顾了。人到了如此地步,是连猪狗都不如的!」说著愤然将玉玺摔到地下,接着又悲愤地对王舜说:「我反正是快要入土的人了,但你们弟兄们也不会有好下场,将来一定会遭到灭族的大祸!」至此,由汉高祖刘邦开创的汉朝,历经十二主,共二百一十年,最后在元后王政君手里,王莽在「托孤摄政」的名义下,先毒死了十四岁的平帝刘衎,后又废黜了四岁的太子孺子婴,而把汉朝颠覆了。对此,撰写《中国历代通俗演义》的作家蔡东藩曾写下了这样的诗句:百战经营造汉朝,谁知一旦付鸱鸮?庸妪无术江山去,空使官僚著黑貂!王莽改汉黑貂著黄貂,但元后王政君独令官吏著黑貂。然而,王莽的政权也是短命的。他建立「新」朝后,利用推行所谓政治和经济上的「改制」,对人民施行了残酷的压迫和剥削。「滔天虐民,穷凶极恶,毒流诸夏,乱延蛮貉。」见《汉书》卷九十九《王莽传》。因此,仅做了十五年的皇帝就被农民起义军推翻了。公元23年九月,起义军攻打洛阳,王莽战败,十月三日逃避至渐台被乱刀砍死。起义军占领了长安,残酷专横的新莽政权被推翻了。王莽的脑袋被割下来运到南阳后,人们都来打它,最后连他的舌头也被人吃掉。这个残暴的统治者,竟落到如此可悲的下场。农民起义,虽然推翻了王莽政权,但却被地主大商人刘秀所利用。在赤眉军西入长安后,刘秀在河北已联系当地地主官僚武装,同时屠杀或收买利用河北的农民军建立了政权。赤眉军在西部无法安身,重新东返,被刘秀截住而败亡,刘秀就在农民起义的血泊中恢复了汉朝的统治。